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霸剑独尊 第三百二十章 刁难?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3:27

霸剑独尊 第三百二十章 刁难?

战盟历三二零一年,千幻殿,秋,

一场在对抗魔星圣域大军入侵的间歇期里的犒赏大典,终于在以千幻殿命名的大陆上正式开始了,

这场犒赏大典,犒赏的将是所有属于千幻殿帐下的那些浴血奋战之后获得功绩的武者,

他们或者是以少胜多,击溃了一次次的魔族大军攻击;或者是坚守阵地,阻挡了一次次组大军或者兽潮的进攻;也有人是因为在后勤保障上给予了其他千幻殿武者极多的贡献而获得了接受犒赏的资格……

总之,即将接受和得到犒赏的千幻殿武者,很多很多,光是边星一星,就有七宗三十二城一共七十八名武者,

这样算下來,千幻殿所辖大约还有数千大陆,其中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大陆中有武者获得了犒赏资格,那样也就至少有四五千名武者來到了这里参加犒赏大典了,

人,真的很多,

但所有人,不是平等的……

……

“你看你看,那边zǐ色看台上的就是千幻殿的司命们,不过很可惜,殿主和殿下们都沒有來,”

在青色的看台上,一名武者站立在了其他武者之间,被簇拥着,一脸得意地正在介绍着自己的“见多识广”,

“看到沒有,那就是千幻殿兵司的大司命,乖乖……沒有人知道他的实力深浅,因为和他交手的人早就全部成为死人了,也有人曾经说过一句话……说兵司大司命可是我千幻殿内除了殿王之外的最强者呢,”

“还有还有……那是我千幻殿丹司的大司命……啧啧啧……如果他愿意传授我一点炼丹的好东西,那以后我就可以在千幻殿所辖所有星域内横着走了,哈哈哈……跟螃蟹一样,”

“还有还有……哇靠,你们看见了吗,那就是……”

这名看上去已经耄耋年纪的武者一直介绍着,满足着身边无数武者的好奇心,

不过说起來他倒也真的是见多识广,至少,他真的认识zǐ色看台上的大部分尊贵的武者,那些属于千幻殿上层势力的武者,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韩靖和故傲雪静静地站立着,因为沒有座椅,所以韩靖和故傲雪只能跟身边另外的数千武者一样,全部站立着,站立在了一方拥挤的看台上,

这也说明了他们的地位……颇低,

“师叔祖,这些人都是來接受犒赏的吗,按照规矩……他们岂不是都会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望着身边无数的武者,故傲雪柳眉皱着,一脸担忧,

闻言,韩靖淡淡一笑,说道:“第一轮考核,不讲实力,”

“我知道啊,”

点一点头,故傲雪说道:“第一轮只是敲击战鼓……”

原來,所谓犒赏大典的第一轮赏赐,其实仅仅是要一些武者进入下方的斗场敲击一下内里的一面战鼓而已,

这战鼓,必定是特制的,据说可以分辨出敲击者的天赋灵根是强是弱,

例如能够敲响一声的武者,算是灵根天赋一般,可以获得数百千幻殿的上品灵石赏赐;

敲响两声,天赋灵根自然更强,获得千幻殿上品灵石一千枚;

三声,四声,五声……

这样的武者则是天赋灵根算是绝对不错的存在了,所以可以获得千幻殿三千、五千和一万枚上品灵石的赏赐,

同时,只要是敲响了五声的武者,可以继续尝试敲击从而获得更多的灵石赏赐,同时也只要敲响了五声的战鼓,这名武者就算是通过了第一轮的考核,从而获得了进入第二轮考核的资格,

此刻简单地回忆着千幻殿送來的玉佩上关于犒赏大典的介绍,故傲雪摇了摇头:“据说这战魂鼓可是当初的千幻殿始祖按照韩靖大人的指点锻铸的呢……一般人,很难敲响啊,”

故傲雪说的千幻殿始祖,是三千多年前的人物了,

所以她这句话里面说的“韩靖”,自然也是三千多年之前叱咤风云的那个韩靖,那个几乎是凭借一人之力帮助其他人建立了战盟的绝对强者,

此刻听着她的话语,韩靖的心里在淡淡地微笑着:当年的那个韩靖就是自己的前世,这战魂鼓……呵呵……自己说句实话吧,想要敲响多少声,还不是随便就能够敲响多少声吗,

他知道自己可以随意敲响战魂鼓是因为战魂鼓的锻铸过程中融入了前世自己的一丝神识,这也就使得战魂鼓拥有了前世自己的一分意志,

至于其他武者想要敲响战魂鼓,倒是真的需要靠自己的天赋灵根來决定了,

所以望着故傲雪,韩靖轻轻说道:“尽力而为吧,天赋灵根是早就注定的事情,后天极难改变,”

“哦,”

闻言,故傲雪叹息一声,说道:“如果有人在我们之前敲击那只大鼓就好了,至少……我们可以从她们的敲击当中,看看有沒有什么玄妙的地方,”

这句话,带着故傲雪的期盼,也有几分侥幸心理,

但韩靖知道,这一切沒用,,不管是谁,只要站在了战魂鼓之前,那么他的天赋灵根就是早就注定了的,该敲响的自然会敲响,该敲响几声的自然就是几声,这一切不会因为看了谁先敲击而改变,

所以韩靖沉默了,继续暗暗地听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名武者介绍着四周的看台,

……

“看台的区别在于颜色,zǐ白金青……”

那名武者真的是见多识广,所以他的介绍很有用,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武者簇拥在了他的身边,聆听着,时不时地发出“哦”“啊”和“原來是这样”的感概,

“zǐ色看台是属于那些千幻殿大佬的,宽敞啊,每人都有雅间,都有侍卫和婢女,都有美酒和音乐,”

“接下來的便是白色看台……那里端坐的都是百星使、十星使等等大人物,也有不是星使的,但他们也是我千幻殿内的绝对强者,只是她们不喜欢权利和被自己的地盘羁绊,所以一直拒绝成为星使,”

继续介绍着,这名武者的眼睛在努力地搜索着,终于找到了什么:“对了,你们看白色看台最上方的最左边,那里端坐着的看上去已经睡着了的老人家,就是我千幻殿的第一军神……无败,”

“哇……那就是无败下,”

“怎么看上去他就是一名老睡虫似的,”

“嘘……闭嘴啊你,你这样形容无败下可是大不敬啊,你要知道,无败下一人之力曾经灭杀过数支魔族的先锋军呢,对这样的英雄,你居然敢说他是瞌睡虫,”

“娘啊,等下要是他能够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多好啊……”

闻言,四周又是一片议论声起,带着羡慕、带着敬仰、带着争执和狂热的崇拜……

韩靖同样也和其他人一样,望了望白色看台最上方的某个位置:军神,他需要记住这个人物,

之后,那名见多识广的武者继续证明着自己的见多识广,

“接着是金色看台,那上面应该有你们认识的人物了,因为那边多半是一星使和一星使的代表,也有少数十星使坐在了那边,呵呵呵……十星使里面的强者,原本都会坐在白色看台的,所以坐在金色看台的十星使,其实自己所剩下的地盘大约都只是一星而已了,”

……

zǐ白金青,四个看台围住了一个直径达到了三百丈的圆形斗场,

斗场中间已经有一名身着火红铠甲的汉子傲然地站立着了,

他的出现,意味着犒赏大典,即将开始,因为就在他的身后,一面高达三丈的战鼓已经出现,边上龙形的架子里,两只特制的鼓槌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回头看了白色看台上某位强者一眼,见对方点头了,这名汉字同样恭敬地点了点头,再次转回头來望向了白色和金色的看台,沉沉开口了,

“我千幻殿犒赏大典,开始,”

“你们來到了这里,证明你们在对抗魔族入侵的战斗中付出了很多很多

,既然付出了,就值得犒赏,”

“但是,你们将会获得什么样的犒赏,那将是由你们自己决定的,”

“第一轮的规矩很简单,敲击战魂鼓而已,而敲击之后你们将会获得多少赏赐,以及你们能不能进入第二轮,这一切早就在你们的玉佩当中了,所以本将不会多说,”

“本将站在这里只是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念出你们的名字,而后宣布你们的成绩,仅此而已,”

这样……犒赏大典就开始了,

果然无趣,

在一阵的其他战鼓声里,韩靖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而言,这犒赏大典真的很浪费时间,

在他身边,故傲雪则双手合一,已经祈祷了起來:“不要一开始就是我们,不要一开始就是我们,”

与此同时,那名火红铠甲的汉子只手一挥便召唤出了一份卷轴,沉沉开口:“第一名上场武者,边星,玄剑宗,韩靖,”

什么……

第一个就是韩靖,

四周一片哗然,

这样的哗然其实是因为韩靖的名字,,三千多年了,别说千幻殿,即便是整个的战盟八殿上的武者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不能名叫韩靖,

因为韩靖是战盟八殿的始祖啊,所以即便是一些武者小时候偶然地被家人赐予了韩靖这样的名字,到了后來,他们也会更改了这个名字,

毕竟……

始祖之名,何人敢用,

但是现在,居然真的有人叫做韩靖,

于是一片的哗然和惊呼里,无数的目光开始寻找起來,寻找着到底是什么样狂妄自大的家伙,竟敢取名韩靖并且一直都沒有更改,

这一点,故傲雪也清楚,

她和故常以及其他的玄剑宗武者早就诧异过韩靖这个名字,但是因为韩靖的某些深不可测,她们不敢多言,

而现在,故傲雪才发觉韩靖这个名字似乎真的不好,至少……已经触犯了众怒,

“什么人竟敢和始祖同名同姓,”

“大胆而且狂妄自大啊,”

“次奥……居然有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大不敬啊,”

果然,四周已经响起了一片的咒骂声音,

……

“娘蛋,这不是老子自己给老子自己招惹的麻烦吗,”

心里苦笑着,韩靖身影一闪,轻盈地跃入到了斗场当中,

顿时,四周的各种惊呼和谩骂更加响亮起來了,

“哎……”

苦笑着摇了摇头,韩靖缓步上前來到了铠甲汉子身前,抱拳微微一拜:“边星,玄剑宗,韩靖,”

闻言,这汉子看似面色不改,但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冰寒:“本将知道你的名字,小子,你这就滚回你的边星吧,”

“什么,”

剑眉微皱,韩靖不解问道:“我还未曾击鼓,”

“你不必击鼓,因为你敲不响,”

“你凭什么这样说,”

“因为本将在这里,战盟的武者在这里,就不允许你敲响战魂鼓,”

新乡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佛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茂名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新乡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佛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