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绝世剑尊 第141章 吞噬圣元丹(跪求订阅)_1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8:26

绝世剑尊 第141章 吞噬圣元丹(跪求订阅)

音波疯狂地震颤着周围的空间,空间之中的黑色火莲摇曳蹿动,嗡地一声,黑色火莲湮灭,音波轰然扩散,徐寒只感到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扑面而来,五脏六腑仿佛都要震碎。<-.

很快,徐寒暴乱的躯体逐渐平静下来,温和而舒适,血渊瞳孔一凝,咧嘴冷笑:“蝶影,好,很好!”

徐寒微微一怔,他才发现,他的身体表面亮起了圣洁的银辉,将可怕的音波阻挡在外。

“蝶影。”徐寒低语一声,眼眸回过,噙着一丝笑意。

“呼。”蝶影舒了口气,美眸中的担忧之色逐渐褪去,“你真是吓死我了,小鬼。”再晚一些赶到,徐寒的性命真就交待了。

“你们两个,正好,一起受死吧。”血渊眼中怒火横烧。

蝶影却一副满不在乎地样子悠悠説道:“小鬼,按照事先説好的,那边那个老大哥交给你,这家伙,我来。”

“嗯。”徐寒微微diǎn头,目光落到乘天身上,“乘天,我们之间的帐也是时候好好算一算了。”

乘天嗤笑一声:“算帐?就凭你?”随即,他的脸色阴沉无比,“徐寒,你别以为侥幸伤到了我,就可以敌得过我。”

“敌不敌得过,打一场不就知道了吗?”徐寒左右望了望,指着左侧的树林説道:“我们到那边去,免得在这受波及。”説罢,徐寒身影一闪,掠进林中。

乘天一言不发,紧随其后。蝶影和血渊这种级别人物的战斗,受到一diǎn波及都可能丧命。

轰!

徐寒在林中眺望,远处两道璀璨光芒冲天绽放,一道血光,一道银光,波散着令人心悸的强大灵压。

乘天身形落于徐寒身前不足十米之处,神色冷然。徐寒也冷冷地看着乘天,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徐寒,你杀我儿子,灭我铁骑,今天,我要你付出血的代价。”乘天托起手掌,五指灌入强大的力量,发出嘎吱的声响。

“呵,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杀你儿子,为什么灭你铁骑。”徐寒冷笑不已,“像你这种人,无论怎么侵害别人,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若别人稍微冒犯于你,那就是罪无可恕。”

乘天不屑冷哼,“药分极上中下,人也分三六九等,你拿一个上等人,和你这种下等人相比,岂不是笑话?”

“确实是笑话。”徐寒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像我这样的下等人,竟然能把你这种上等的人儿子给杀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乘天顿时脸色铁青,恨得直咬牙,“徐寒,你找死!”不再废话,破天拳双拳轰出,直扑徐寒面门。

“万剑归一!”三道虚幻之剑附着,重重叠叠,对着破天拳,徐寒一剑斩下,没有丝毫避让。

“给我破!”

“给我裂!”

乘天和徐寒同时发出冷喝,剑与拳之间,有一道绚丽的白色光华挤压而出,席卷空间,四处蔓延。

乘天脸色微微一变,徐寒这一剑的威力

绝世剑尊  第141章 吞噬圣元丹(跪求订阅)_1

,竟丝毫不逊色于他。两人处于一个僵持的阶段,两股力量相互碰撞,持续升温。

“破天拳,暴!”乘天的气势狂暴起来,眉宇之间有一股煞气奔腾而出,岩石双拳裂开道道裂痕,裂缝间渗出璀璨的褐色光华,越来越刺眼。

轰!

褐色光华轰然爆炸,爆响震颤空间,响彻天地,一股强大的气浪从剑拳之间奔流而出,摧毁着周边一切事物。两人身形同时暴退,在气浪的推动下,瞬息划过百米,落地之时,双腿扎入土地,十米方止。

“真可怕,没想到他还隐藏了这一招。”徐寒暗暗心惊,若不是他有光明灵气护体,这招伤他足够了。

乘天的眼眸中也满是震惊之色,徐寒的实力进步得太快,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刚才他们拳剑碰撞,威力竟然不相上下。这在同境界强者的对决中不算什么,问题恰恰就是,他比徐寒高出好几个境界,和他打出相同的威力,就显得相当可怕了。

乘天神色渐冷,粗大的象腿从土地里拔出,迈出沉重而厚实的步子,每一步踏过,都立即会有一个坑出现在那。“徐寒,看来你的实力进步得确实惊人。”

“我还轮不到要你来夸奖。”徐寒冷笑一声,身影闪烁,跃空,落地,一气呵成。

乘天右手高举,掌心对空,一股澎湃的大地灵气从地底升腾而起,破开地表,疯狂地汇集于乘天的掌心之上,不多时,破天剑便已铸成,散发着厚重的强大气息。

“对付你,竟然要我释放剑魂,不得不説,你已经很有本事了。”当然,倘若有很多人在此围观,乘天断不可能轻易释放剑魂,对付比自己境界低的敌人还使用剑魂对于强者来説是一种耻辱。

“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你释放剑魂了。”徐寒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嘲弄之意:“你上一次释放剑魂,不就被蝶影虐得毫无还手之力,不是吗?”

乘天脸色一滞,表情僵硬起来,随即,一股怒火从他的眼中喷射而出:“你没有资格嘲笑我,在我的面前,你同样没有还手之力!”

“哦?这可是你説的。”徐寒目光微微眯起,“既然如此,那你就放马过来,看看我有没有还手之力。”

“找死!”乘天脚底下大地灵气爆开,地表开裂,厚重的破天剑带着毁天灭气的强大剑势斩了过来。

“万剑归一,烈火之剑,空间之力。”剑魄剑道第二重,焚剑诀第二重,空间法则第一重,徐寒同时使用,所有的威力都凝聚在一剑之上,剑出,天地变色,空间颤抖。

锵!

两把剑魂交锋,以徐寒和乘天为中心,一圈锋利的气浪迅速扩散,疯狂切割,锐不可挡,将方圆百米之内的树林尽数斩断。随即,剑与剑之间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反弹之力,霸道地将两人弹开。

嗖嗖!

两道身影再次被分开,这一次,他们落在更远的地方,各自在地上拖出一条深长的沟壑。

乘天的目光呆住了,这一次交锋,竟然依旧不相伯仲?怎么回事?曾经在他手下不堪一击的青年,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能和他齐头并肩,平分秋色了。

“看来,我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徐寒微微一笑,无比自信。

乘天目光闪烁不定,声音低沉:“就算你能有还手之力,你还是要死,我们之间的差距,你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哦?这可又是你説的。”徐寒嘴角带着一抹嘲弄之笑,“打了你一耳光,还不知道痛,看来要把你脸打肿了,你才知道你説的话有多少愚蠢可笑,这种,就叫作犯贱。”

“你这叫找死!”乘天发出怒吼,澎湃的大地灵气在空气之中躁动起来,破天剑再度挥出,剑锋在空气中划动,厚重的气息震荡空间,如一座泰山压迫而来。

徐寒目光微沉,这一剑的威力可比刚才大多了。

“主人,左腰是突破口。”

轩儿的提醒之声在徐寒脑海中响起,徐寒微微一笑,一步瞬闪,身形避开剑锋,屈身移至乘天的左侧腰际,黑炎地狱横扫而出,带着三道重叠的虚幻剑意。

乘天脸色大变,动作嘎然而止,右腿如铡刀一般朝徐寒猛扫,同时破天剑收住,架于腰间。一攻一守,两个动作一气呵成。

徐寒长剑上挑,脚尖在破天剑上一diǎn,身形跃然而起,一剑朝乘天的脑门斩下。

“岩铁!”乘天暴喝出声,脑门之上凝结一面铁石盾,铛地一声,挡下徐寒夺命一剑。与此同时,破天剑大力扫出,势要将徐寒拦腰截断。

徐寒脸色微微一变,黑炎地狱回抽,硬撼破天剑。

铛!

如同敲响一面千年古钟,沉闷的声响在空气中传递,由弱渐强。

一道身形如箭矢一般倒飞而出,沉气扭腰,一个侧转,徐寒落下地面,右脚尖刺入土地,划行十米。再次抬头,徐寒的嘴角已渗出一缕血丝。

徐寒冷然地望着乘天,心中暗道:“实力差距太大,硬拼怎么都拼不过。”最多也就勉强打个平分秋色,但要知道,徐寒一剑囊括所有,剑魄剑道,空间法则,焚剑诀,全力倾注。但乘天明显还有所保留,这样的平分秋色,根本是站不住脚的。

乘天见徐寒如此狼狈,立即来了自信,“你不是説要打我的脸吗?怎么,我这张老脸你打不动了?”

徐寒不禁冷笑,掌心托着一颗银白的珠子,“我不单要打,还要把它打肿。”

“哼,只有嘴上逞能!没那个实力,就少説大话!”乘天也把徐寒的实力摸清楚了,灵境四级而已。不过,他知道徐寒是三悟灵境,又是三魄剑使,天赋极高极恐怖,能暂时跟他打个平分秋色,也勉强可以接受。毕竟,不管他再怎么挣扎,都是要死的,天赋再高的天才,死了,就和普通人没有区别,都只剩下一具尸体。

“我是不是逞能,你很快就知道了。”徐寒的眼眸低下,望着那颗银白的明珠微微闪动,他嘴角噙起的笑意越来越浓,随即,手腕轻轻一抖,圣元丹向上抛飞,如同夜空中的一diǎn星光。

乘天这时也注意到了那颗珠子,目光怔怔地盯着,“那是?什么?”突然,他的瞳孔猛地一缩,暴出一道精芒:“圣元丹!!!”

徐寒仰起头,等待着半空之中的圣元丹落入口中,乘天心脏猛然揪紧,暗颤不休,左掌之上疯狂涌出澎湃可怕的大地灵气,对着圣元丹轰击而出:“休想!给我灭!!!”

可惜,为时已晚。

就在乘天出招的同时,圣元丹稳稳地落入徐寒的口中,顿时,一股更为澎湃的光明灵气疯狂爆发,吞天噬地,气若长虹。

轰!

远处的军队,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壮景惊吓,他们的目光惊骇转过,只见幽暗的树林与阴沉的暗空之间,连接着一道璀璨无比的银光。

漳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漳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漳州治疗男科方法
漳州治疗男科费用
漳州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