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乡土·小说】神兔儿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3:39:35

摘要:我和动物共同拥有一个地球,一个上海复旦大学的学生写出的论文。中篇神话小说《神兔儿》是这个学生的祖先,爱护生灵保护生灵对人类、对大自然所做的贡献所得的回报。文章虽多带有迷信色彩但文章向人们昭示爱护生态,爱护环境,爱护生物也就等于爱护我们自己。 在元朝中期。

关外义州守备王旬老爷经常领着女儿王佩到闾山去狩猎。

一次他们父女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只白兔儿。王佩父女俩一起张弓搭箭,就在父女俩要射杀白兔的时候,只听“嘎嘣”一声,父女俩一起箭断弓折。

父女俩甚觉奇异,女儿王佩下得马来活抓了这个不躲不藏的小白兔儿,把它抱回家来。

王佩在家里喂养了数日小白兔儿,小白兔儿也特别的温顺,它时常的让王佩把它抱在怀中。

有一天,王佩走出闺房去玩儿,回来后小白兔却不见了,王佩左找右找也不见踪影,可是在王佩的梳妆台上发现了一本叫《放生启示录》的书。王佩便坐下看起来,看着看着她想起了那天差一点没有射杀了小白兔儿的事儿,并对她以前经常去狩猎捕杀了不少的动物感到后悔起来,这时王佩忽然觉得困倦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王佩的神识与灵魂离开了她的躯体跟着小白兔儿漫游起来。

小白兔儿把她领到了一座树木苍翠的大山前,那里有一座茅屋,白兔儿上前敲门并把王佩领了进去,茅屋内有一位男性老者,老者双目失明。他用颤抖的双手扶着门边把王佩和白兔儿让到屋内,老者用手扫着土炕边的灰尘让王佩和白兔儿坐下。

王佩看到老者孤苦伶仃,她动了恻隐之心。

她向老者问:

“老人家,家中就你自己?”

老者回答:

“嗯。”

王佩又问:

“那老夫人和你的儿孙呢?”

老者说:

“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我的妻子腹内怀有我的儿子,她出去到闾山里去采食,不巧碰到了一位上将军领着他的女儿也到闾山里去捕猎,我的妻子和我那没出世的儿子就被他们父女给……从此我的妻子就再也没有回来。”

说完老者痛哭失声。

经老者一提,王佩想起来了。

那是在王佩十三岁的时候,她看爸爸闲来无事,就要爸爸带她骑马到闾山去狩猎,在崇山峻岭之中,她们父女遇上一头有很大肚子的母鹿,它一定是怀着一头小鹿儿,被她张弓搭箭一下子就给射杀了。在当时她还感觉到好玩儿、刺激、高兴,爸爸还夸她的箭法,没想到多年以后才知道,她给这个动物家庭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她的眼睛潮湿了。

王佩又向老者问:

“你很想她们吗?”

“是啊!我盼她回来,可是当我知道她永远的回不来了,我的眼睛都盼瞎了,从那时起孤苦伶仃的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王佩听到这里她哭出声来了。

老者吃惊地问: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啊?”

王佩哭着对那老者说:

“老人家,当时射杀你妻子的不是别人,那就是我呀!”

老者更吃惊的站了起来;

“哦!原来你就是那位上将军的女儿,失敬失敬!”

这时白兔儿对老者说:

“老人家,这回你的仇人和我一起来了,你是不是要她给你的老夫人抵命?”

老者摆着双手连声说:

“不可!不可!这孩子的父亲是一位将军,他镇守一方保境安民,尽职尽责是个有功之人,要不然让外敌侵入可怕是连我也活不到今天啊!”

小白兔儿被感动地说:

“老人家,这……”

老者宽容地说:

“再说了,我的仇人、这孩子当时也是年幼无知,前生她害我,今生我杀她,这样冤冤相报何时是了啊?”

王佩听到这里,她哭着扑向了老者;

“老人家如果真有来生,那就让我做您的儿女,在您的身前身后侍奉于您,来报答您对我的宽容之恩吧!”

老者苦笑着说:

“不敢当!不敢当,你是将军的女儿,是名贵之身,再说你我也不是同类。”

说完老者很痛苦地沉默着。

王佩回想着自己的过去杀生害命罪业深重,深感后悔和愧疚。

其实白兔儿也并非把王佩领来让受害的老鹿向她索命,而是想让王佩来见一见那些被她所杀的牲物,让她从今以后别再杀生害命,改恶从善。

白兔儿领着王佩告别了老者。她们过了一道河,河水是血红色的。王佩问白兔儿河水为什么是红色的。

白兔儿告诉王佩说:

“那河里流淌的本不是水,而是血,那是人间为了贪吃口福,任意宰杀动物致使血水成河,人们且不知任何动物也都与人一样,它们也是有血有肉,万物求生而惧死。”

白兔儿领着王佩过了这条血河来到了一座城池的城门前,城门的上方有一块牌子,上面用书写着“丰都城”三个大字。城门口由只有躯干而没有头颅的恶鬼手拿利刃长矛把守。

恶鬼见有人走近便上前阻拦,只见白兔儿向恶鬼摇了摇长耳,恶鬼就把长矛利刃兵器缩了回去,放白兔儿与王佩进城。

白兔儿王佩他们来到了一座殿前,殿门上方的牌子上也用大字书写着“丰都宝殿”四个大字。白兔儿与王佩两人又由无头恶鬼把他们引入,到了丰都大帝案前,无头鬼向丰都大帝报告;

“报!白兔儿使者将王佩领到。”

丰都大帝吩咐道:

“快给王佩 设坐!”

众多鬼卒都面面相觑。因为大帝对被带来的案犯这么客气还真是头一回呢。一个鬼卒儿为王佩 搬来一把坐椅放在了王佩的面前。

丰都大帝客气地说:

“王 请坐!”

王佩虽然到了阴间地府,但她仍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种狩猎的精神,大帝让她坐她还真就坐在了鬼卒为她搬来的那把坐椅上了。

这时坐在丰都大帝身边的判官与阎君耳语几句,大帝便开口讲话;

“本都在善恶簿中查到,王佩 在人间生性勇猛,爱好狩猎杀生无数。罪孽深重,笔笔记录在案。”

稍停一会大帝又说:

“但王佩 在生死簿中也有说明,王佩 日后若能一改前非,是人世间不可多得大善之人,如果你真能一改前非,回去后永不再杀生捕猎,你必享高寿。所以本都委托神兔使者到人世把你请来对你言明此事,本都劝你回去之后一心向善,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王佩思索一会儿说:

“丰都王爷所言极是,我若能回转定要象丰都王爷要求那样痛改前非,一心向善并永不杀生。但来这里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丰都王爷的部下全是无头之人呢?”

丰都大帝回答说:

“王佩 有所不知啊!那些无头鬼卒在世间都是被人猎杀的动物,多是些财狼虎豹,獐狍野鹿等飞禽走兽,它们遭到捕杀之后对你们人间捕猎的人愤恨无比,如果你在这里与它们相见,你要是让它们认出,它们会咬碎撕烂你的,你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身体是回不去的,即使回得去那也得借尸还魂,那样你爸爸妈妈会不认得你的。”

这时一地府官员进得殿来向大帝耳语。

王佩这时红着脸向丰都大帝问:

“人们常说,人的命运是阎王爷给安排的,在这里丰都王爷能知道过去、现在与未来,我还想向丰都王爷询问一下本人以后的婚姻如何?”

大帝说:

“善人自有善人陪,恶性自有恶性魔, 的姻缘不错,你的一生所做之事都与地支四位的“卯”字有关,也就是说 与兔儿结下了不解之缘,请 回去自己验证,用不了多久自见分晓,本都多说唯恐泄露天机。”

王佩又想说什么却被丰都大帝制止。

大帝对王佩说:

“你出来很久,再误留下去恐对 不利,上天过一日下界是一年,人间度七日,地府整半天啊!王佩 回去定要多多护生、放生,将来多此高寿也不枉此行,上天有好生之德,自身如有百不善处俱可一一改过,王佩 好自为之。”

王佩还想再说,大帝向白兔儿招招手,白兔儿将王佩领出。

王佩回过头来一看,哪里还有什么丰都宝殿,地府城池与无头恶鬼?

她跟随白兔儿来到了一个山涧,四面悬崖峭壁无路可走,王佩回头一望又不见了白兔儿,

王佩大喊一声:

“兔哥!”

便从床上坐起来了,她睁眼一看母亲扶在床边哭成泪人。

王佩问;

“怎么了母亲?”

王佩母亲哭说:

“佩儿,你还问我,这七天你呼吸停止,脉息全无啊!可把为娘我吓死了,要不差你身体还有些余热,可怕早就把你埋上了……咳!”

王佩这才发现她所住的将军府内人来人往,多是亲朋好友,将军部下。

这时一个家人跑去向守备使王将军报告:

“老爷!老爷! 醒过来了……”

王旬老爷挥手暗示,让家人、部下将停放在院内的棺材抬走。

王佩这时扑在母亲的怀里;

“母亲,这才七日,你就急哭成这样,我以前和父亲杀了那些动物生灵,它们也有母亲儿女啊!”

王佩母亲说:

“我以前就劝过你们,你就是任性,不听妈妈的劝阻,你这次要是真有三长两短叫母亲还怎么活呀?”

王佩着急地说:那您就与我共同劝父亲上奏朝庭,进表辞官解甲归田吧,我们一家过着农家的田园生活,我们从今后永不杀生,永不狩猎!”

这时王旬老爷正走进王佩的闺房来,她们母女说的话老爷听得一清二楚。

王佩的母亲看着王旬道:

“老爷意下如何啊?”

王旬老爷爱女心切,他对夫人和女儿说:

“只要我的女儿平安无事,一切任凭夫人做主。”

眼见将军府 王佩苏醒过来,人们也渐渐散去。

又过些天,义州守备使王旬老爷在夫人女儿的劝说下向朝庭进表辞官,得到了圣上的恩准。圣上念及辽西义州守备使王旬在建立大元朝时期战功卓著,在他解甲归田后赐给他良田千垧,黄金万两。并让他在归隐后仍协助大辽西官员管理地方事务。

王旬老爷的奏章得到圣上恩准之后,将自己心爱的良马宝刀赠予了他的副将,并嘱咐他;能少杀就少杀,能不杀就不杀,一切都要以善为重。

王旬老爷归隐后仍住义州城内将军府,一家人每一言行都要把善放在第一位。把以前朝庭的奉禄和圣上赐予的黄金,多数用来买物送往广胜寺放生。

又过了一年,王佩 已经到了十九岁,她在心中经常的惦记她的偶像出现,模样应该象白马王子,心地善良应该象她的“兔儿哥”。

有一天,王佩来到了北街菜市见到了一位卖菜的青年,他要用菜来换一个鱼民刚从北关大凌河打上来的鱼,王佩也走上前来花钱要买。

王佩向青年问道:

“你想吃鱼吗?”

青年回答:

“不!我见那是一条刚从大凌河打上来的一尾活鱼,它离开了水又要被人煎煮吃掉,实在可怜,我想买它放回大凌河去,可我没有钱,只能用我的菜来换,让你见笑了。”

王佩觉得这个青年的声音好熟,他的语音好象在哪里听过,她仔细的搜索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啊!白兔儿,是白兔儿的声音!”

王佩很高兴的与他聊了起来。

原来这个青年果真姓白,是巳卯年生人,属兔儿。比王佩大了两岁,王佩把他领到家里来,给他找了好多劝人为善的书让他看。

青年翻看着有些爱不释手。

他说:

“我们屯里有好多人喜欢这样的书,可就是买不到,你就借给我几本看好吗?”

王佩说: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姓名呢?”

青年告诉王佩:

“我就叫白兔儿。”

王佩听后用手捂住嘴,笑了起来。

白兔儿以为王佩在笑他,于是他很认真的对王佩说:

“真的,我妈妈怕我死去,她说人若叫牲物名好养活。”

说完连他自己也笑了。

白兔儿几句答话给了王佩很大的一个启示;“只我们一家人行善,那才能拯救多少物命?要把凡有善念的人都号召起来,那该是多大的力量啊!”

王佩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亲。

王旬想了一会儿说:

“那我们只有开一个书局子,多印善书,广为流传才能带动大家护生,放生多多行善。”

于是王佩和父亲又用家里的积蓄在义州的东北街开办起了书局子,她们广印善书,在她们这个书局子里印出的善书有;《玉历宝钞》《放生启示录》《护生开示录》等许多劝人为善的书籍。

在义州东北街以外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也都到这里来买、来借书。没有钱的人想到这里来看书,王佩她们就白白的送给这些人几本。

由于善书的广为传播,这个地方的人多能爱生、护生和放生,后来的义州城里人管这个地方叫良善屯。

王佩的书局里面事多,人手不够用了她们就把白兔儿叫来帮忙。时间久了王佩与白兔儿两人之间就产生了爱慕之情。

王佩的父母亲见青年白兔儿善良温和、性格憨厚,也同意将爱女嫁给他。

时间不长王佩的父母亲,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在义州城内将军府里为 王佩完婚。

又过了一年,王佩生了一对可爱的小男孩儿,这对男孩长得慈眉善目,虎头虎脑人见人爱。这对小宝贝在外公外婆和父母亲的传授下也心地善良。

当他们长到七八岁的时候,见自己家的后花园外有不少顽童在用弹弓打鸟儿,他俩跑回来将此事告诉了母亲,王佩立刻请人在后花园的外面墙上写下了;“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如若戏杀一禽雀,全窝大小苦戚戚!”的爱护自然爱护环境爱护生灵的名言格句来警示和劝阻那些打鸟的孩童。

王佩此举让多少个顽童,仔细的思量打鸟给自然、给环境、给鸟、给人类带来了多大的害处啊!

共 68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纵跨600余年,横跨阴阳两界,把一个王佩的故事演绎得曲折离奇,引人入胜。跟着王佩的行迹,我们游历了元朝的豪门市井,领略了魔幻的阴间地府,亲见了行善积德,体验了善有善报。娓娓道来,生动感人。既有历史的沧桑感,又有现实的风情画;既有离奇的神话色彩,又有朴素的人情冷暖;既有因果报应的传统笔法,又有天人合一的生态观念。结尾处更显不可思议,将虚幻的与真实的合二为一,在加深作品主题意义的同时,也加强了作品的教育意义。推荐欣赏!【编辑:青莲二世】

1 楼 文友: 201 -02-18 07: 5:45 善有善报。这是中国古代通俗小说的一个永恒主题,当然在提倡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今天,同样有着现实的积极意义。 好人 评选就是为了弘扬这种 善 的精神,让它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进一步发扬光大。本篇小说故事生动,主旨鲜明,对于促进道德建设有着十分重要的教育意义。问好作者! 一个返老还童的文学朝圣者

2 楼 文友: 2015-07-27 11:19:17 神兔这篇小说是一篇神话小说。故事的结尾又和今天的白天生,紧密的连在一起, 又让人们不得不相信这又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真实的故事 。劝人向善 功德无量 愿老师创作愉快祝夏安

 楼 文友: 2017-07-04 07:47: 6 古今义州奇事备考录 这本书哪里有?

藤黄健骨丸能治骨刺吗
增生性关节炎初期怎样治疗
消肿止痛的有哪些中药
中年人消肿止痛能外敷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