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重生之花好悦缘 493、你认错人了

发布时间:2019-11-17 02:37:39

重生之花好悦缘 493、你认错人了

“墨书,你已经恢复大半了,真是太好了,那墨琴和墨砚呢,他们怎么样?”老者满眼激动的问道。

小毛摇头哽咽道:“我不知道,当时天罚降下太快,现场太过混乱,我们纷纷朝不停的方向突击,企图为师父您寻找到一线生机,可还是没有能逃过天罚,我在快要消逝的瞬间,用最后一点仙力封印了自己,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地,就落在了华国的土地里,直到被现在的主人救起,一点一点的恢复记忆,解除封印。”

说到这儿小毛才想起来陈悦之等人,赶紧给老者引见。

既然是小毛的前任主人,那自然不能任由他这样坐在果林的地面上,陈悦之赶紧请他到亭子里坐下,又让人奉上灵茶。

“小女娃儿不必客气,多谢你救了墨书。”老者此刻的气质顿时改了,浑身透着一股上位神者的气息,让人感觉凛然不可侵犯。

小毛也就是墨书站在他的身后,满眼都是泪光,但看向陈悦之时,又有些亲切。

墨书介绍起来:“我的师父十万年前曾是三生仙界的金藤仙尊,你们看到我的本体是金色的笔杆对吧,其实不是金子做的,乃是用师父的一节仙骨制成的,我是毛笔,专门用来书写画画,师父给我取名墨书,还有砚和琴,也是师父身体里一部分制成的,我们跟随着师父万年的时光,早就修成了自己的灵体,以小僮模样在师父身边侍候。只是,谁能想到祸事会来得这般快……”

陈悦之对他们所说的什么天罚往事,十分好奇,关键是现在整个朝阳门里头也很关注这件事,希望金藤仙尊能帮着解解疑惑。

金藤仙尊因为墨书的事情,对陈悦之印象十分好,所以也没有藏着掖着,便说起了往事,只是神色间十分痛楚,想来回忆中有很多不美好的东西。

“这块地方是上古时期仙人的流放之地,我看你们二位都到了分神期,是否有一种感觉,进入分神期后,不论你如何努力修炼,都不会有任何进益?”

见二人点头,他便叹了口气道:“人人修真,都向往飞升,只有等飞升到三生仙界的人才知道,还不如当个普通人,生死轮回,好歹享受过平淡的天伦幸福。苦苦修炼千年万年,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换了个人来压迫罢了。”

接着金藤仙尊话锋一转再次回到天罚的问题上面,原来这块流放之地,就相当于华国的监狱,三生仙界有犯了大错的仙人,就会被流放到这儿来。

“原本这儿只是一片茫茫苍林,这四面的屏障,都是仙界的大能人为制造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些犯错的仙人逃脱。而且离开三生仙界前,都会将他们身上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仙灵和仙根剔除,就算留下几分仙力又能如何呢?根本无法安全横渡这四面屏障。被流放的仙人们不甘心就这样被囚禁,一次又一次的朝四面突围,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人手,经历了几百年,才彻底死了心,只能安心在这儿住下去。”

陈悦之认真思考了下道:“仙尊,那地狱炎海,我分神期都能在里面待上一柱香的时间,你们仙人怎么可能无法安全穿过呢?”

“丫头,你现在可以待一刻钟,那是因为这地狱炎火已经燃烧了好几万年,神力慢慢退化,只有当初的百万分之一不到了,要不然以你这分神期的小小修为,又没有仙灵护体,更无仙根当辅助,恐怕眨眼间就会被烧成灰飞。”

陈悦之眼中出现难得的骇意,现在这么厉害,还居然只有当初的百万分之一,天哪,那最初的地狱炎火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呀。

“当初被流放到这儿来的仙人及其种族,有一部分的确是犯了大错,但更多的则却是被牵连的无辜,还有些是曾在天帝面前,替这些流放仙人仗义执言的仙官。本尊也是其中之一。”

金藤仙尊当初不过替这些人打抱了个不平,希望天帝能够听进去忠言,在人间还有祸不及家人的说法呢,怎么修了仙,反而要连窝端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谁还敢飞升?

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后,仙界的仙人岂不是越来越少,直到灭亡?有谁还敢为仙界卖命尽忠?

但是仙帝那时候不知为何,居然性格大变,完全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解,只一个行事方式,顺他着昌,逆他者亡。

就这样金藤仙尊也被打落仙界,一起送到了这里流放赎罪。

墨书,墨砚,墨琴一直是金藤仙尊最喜欢的三个弟子,虽然后来已经各自修成灵体,也在三生仙界,担任了小小的仙官职务,但是也都抛下自己的事情,和师父一起来到了下界。

被流放的仙人们颓废了一阵子之后,便开始重新振作起来,仙帝只是派人抽走了他们的仙灵和仙根,其它身家什么的都没有管,可以带走。

于是他们抱着安乐死的想法,开始经营起这片土地来,养下大量的仙兽灵兽灵植灵果,慢慢将这里建成了另一个下界的仙家花园。

只是奕澜大陆的灵气怎么可能和仙界相提并论,连千分之一都及不上,那些从仙界带来的仙草仙药仙兽,在这里养着肯定是不适应的。

一部分直接死掉了,还有一部分则改变进化,适应了这里的气息和生存方式,又和本地的妖兽植物相互杂交,最终血脉变得越来越不纯起来。

但在这群流放仙人里面,有一位仙人,她始终不肯甘心,她要想尽一切办法回去,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居然引来了天罚。

流放的仙人们本来到这儿来后,修为就在慢慢退化中,就算是原本旺盛时期的修为,也经不起天罚,何况是此时此刻。

金藤仙尊感应到天罚即将到来,他知道自己目标太大,不能离开,但是自己的三样随身物品,毛笔,砚台,琴案。

原本就不在流放名单之内,不应该拖累他们,于是想方设法要送他们离开。

三位书僮不肯,他便找了个借口,让他们去寻找摆脱流放之地的办法,他们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但哪里来得及,天罚已经降下,他使用最后的仙力将他们送走,便因为天罚的强大能量,陷入了昏睡中,这一睡便是几千年。

直到最近感觉有什么在呼唤他一般,他清醒过来,但又昏昏噩噩,在整个妖兽森林里穿梭,看着那些眼熟又不同的妖兽,很是迷茫。

顺着感觉来到朝阳门,发现又有人活动的踪迹,还以为是当初那些仙人活下来的后代,结果发现不是,居然是一群普通的修士。

最高不过元婴修为,甚至还有练气修士,他很疑惑,难道自己走错了地方?

没有,他四处转了转,发现依旧是处于流放之地,但这些普通修士是如何进来的呢?

一想到往事,他便心痛不已,想想那么多仙人朋友,最后只剩下自己苟活着,便觉得孤单不已,所以才去果园买醉。

金藤仙尊说完往事便感叹不已,朝着陈悦之笑道:“我现在不过是个糟老头,哪里是什么仙尊啊,快别这么喊了,小心把人大牙给笑掉了,丫头就叫我金老吧。”

陈悦之知道他不喜欢提及往事,便也从善如流。

她也给他介绍自己身边的人,当介绍到上官磊时,金老脸色极为古怪的盯着他看了半晌,突然抬起手指,快速的掐算起来。

上官磊疑惑的看向他,又打量了下自己

,他有什么不妥吗?

掐算完了,金老突然就大笑起来:“有希望,有希望了。没想到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希望。”

大家都满头雾水,墨书也是一脸不解,小心翼翼的看向金老:“师父,你为什么这样盯着上官磊?”

金老笑过之后,又一敛脸色,站起来,十分尊敬严肃的朝着上官磊拱手道:“小仙见过雷隐上仙。”

呃……

大家更糊涂了,都看向小毛,以为他师父疯了,怎么对着上官磊行这样的大礼,还说他是什么上仙?

“老人家,你这是做什么,是不是认错人了?”上官磊可不敢接受他的行礼,一看就比他大几万岁。

“你不记得了?”金老很是诧异,脸上显出思索的神色,突然又恍然大悟道:“难怪难怪,我以前曾听说过,上仙您入断念池挑战自己,将仙根和仙灵都取了出来,难怪会忘却前尘。”

“师父,你到底在说什么呀?”墨书推了推金老。

“我应该没有看错,那你可是有一条白龙坐骑,也是雷属性的?”

上官磊摇头,龙乃是神兽,怎么可能会成为他小小修士的坐骑?

“倒是有一条银蛟宠物,的确是雷属性的。”

金老又客气的请问说,能否见见那银蛟?上官磊便用自己的主宠感应,把银蛟喊了过来。

金老将银蛟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才道:“没想到,当初在天地之间自由翱翔,让风云为之变色,连仙帝都拿你没办法,最后为雷隐圣尊收伏的白龙仙者居然落魄到如此地步?”

银蛟一听这话,非但不怒,反而乐了:“老头儿,你真有眼光,我告诉你,我未来就是能化龙的!我以前只是一只蛇,后来修为突破变成了蛟,未来我一定会成龙的。就冲你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见大家都很不解的样子,金老便赶紧解释起来。

“其实我与雷隐圣尊也谈不上认识,因为我这样的初级仙官,还轮不到我去认识圣尊,我只是听其它朋友聊过他,说他嫉恶如仇,和仙帝是最好的朋友,仙帝一向都很听他的话,有他在,三生仙界,清明不少。

只是不知为了何事,雷隐圣尊突然与仙帝闹翻了,他不想待在仙界了,便自已剔除仙根和仙灵,跳入了断念池。

而自从雷隐圣尊去了断念池后,仙帝的行事就变得怪异起来,经常脾气暴躁,不按理出牌,这流放仙人的事情,也是在雷隐圣尊离开仙界之后发生的。

你们不知道在三生仙界也是有阶级分层的,刚飞升的一律称为地仙,只能做做跑腿或是打杂的事情,如果是女仙,想要升高地位,大概只有成为高阶仙人弟子或是侍妾一徒了,或者也可以参加仙帝选秀,成为仙帝的妃嫔。

等慢慢修为上去了,或是功德多了,就能成为人仙,名字后面就能加个尊字了,比如我就是金藤仙尊,而真正厉害的都是圣字辈的,比如像雷隐圣尊这样的大人物。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谁能克制得住仙帝的人,那就是雷隐圣尊了,我们被流放到这儿后,曾无比期望雷隐圣尊赶紧做完任务,回到仙界,这样就能为我们平反,我们也能够解放,回到仙界了,但是等了几万年,都没有消息。我们还以为雷隐圣尊已经殒落了呢,没想到只是迷失了而已。”

这些说来真的如同天方夜谭,陈悦之古怪的看了一眼上官磊,他真的是什么雷隐圣尊转世?

上官磊抬起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个笑容,一下子打破了那层淡淡生起的陌生隔阂,陈悦之心里莫名一松。

不管他前前前世是什么人,但今生,他只是她的爱人,她的丈夫,她的依靠,她的唯一。

“金老,我想你认错人了,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提了。”上官磊的话淡漠的很,笑容也很冷,让金老莫名打了个哆索,他似是有些不甘心。

“圣尊大人,难道您想让这里的所有人,永远这样被囚禁下去吗?您就不为他们考虑考虑吗?我反正已经无所谓了,回不回去,都没关系,但是他们呢,只要身处于这里,待在最后,只有迎接死亡,是永远不可能飞升的。”

“金老,我必须纠正你的说法,朝阳门众人不是被囚禁在这儿,他们是心甘情愿在这儿生活。如您所说,仙界比这儿残酷多了,动不动就是灰飞烟灭,那为什么放着这么安静幸福的日子不要,非要去那儿挤的头都破了呢?”(未完待续。)

南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江苏好的治性病医院
雅安好的男科医院
北京丰台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龚洪海
常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